[學思達翻轉大會,飆淚報告]2015.0730學思達讓我看到由下而上的力量

[學思達翻轉大會,飆淚報告]2015.0730學思達讓我看到由下而上的力量

馬來西亞芙蓉中學曾飞焕副校長,全程參與學思達種子工作坊,非常認真,也非常投入,他在工作坊最後代表學校總結致辭時,說了兩句話,讓我非常感動,他說:「學思達讓我看到由下而上的力量,我甚至可以預見它最後能改變整個教育體制!」――這是很難得,很少數人可以看出我內心的真正企圖,以及學思達最後要做到的遠大目標。有人認為,體制不變,教學法如何更新也沒用,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學思達恰好是反其道而行,通過教學現場的改變,像漣漪效益一樣,蔓延出去,不斷撼動著巨大體制,尺蚓穿堤,最後讓體制產生本質性的改變。能不能做到,我兩年前就曾預言,教科書的編寫方式會改變,教甄的方式也會改變,現在在台灣已經出現一些改變的端倪,一些教科書廠商開始到學思達教室觀課,也開始編寫學思達講義,用學思達教學來參加教甄也能得到錄取,而這些真是改變的開始而已。一點一滴,日積月累,就能產生巨大的改變能量與影響。

曾副校長參加完工作坊之後,立即在七月在27日的芙中校园网,发出了以下的帖子,從文章中就能感受到他內心的激動,令人動人容。(順帶一提,曾副校長是臺灣中興大學物理博士,芙蓉中學校長則是美國天體物理博士,副校長看待世界都從物理學角度切入,非常學術,也非常有趣。)

来,只要你不哭闹,我就给你糖吃。
来,只要你乖乖听课,我就给你加分。
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某些影响对学生的长远来说是不好的,但短暂的有效却让我们情不自禁的使用。每个人都知道贿赂是不好的,当被警察拦下来时,还是很自然的想要给他钱来化简麻烦。每个人都知道要尊重在台上讲话的人,但每次聚会时,我们还是会忍不住要和旁边的朋友哈啦两句。每个人都知道守时是优良的品德,但每次出席筵席时都要晚个30分钟一小时,反正每个人都这样。

但很抱歉,老师不能这样。

老师应该是知道价值和价格的差异的人,所以老师不能够不理会一件事的价值观是否优劣,就找借口让自己随波逐流。学习知识和品德是我们要学生得到的价值,而分数和文凭只是写在标签上的价格。(用物理的术语来说,价值就是质量,而价格是重量)如果老师只能靠用考试来逼学生就范,这样的教育有用吗?我不是说不要考试,不要文凭。考试和文凭只是结果,而学习是过程。我想提醒各位的是,我们应该多强调过程,而不是结果。我相信只要能够积极正向的投入在过程中,结果就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当然,我必须老实跟你说,我其实并不懂教育,在成为老师以前,我没有学过或听过任何的教育理论。所以,我虽然知道学习过程才是学校应该强调的,但我未必知道要怎样去做,如何去落实。所以我需要各位老师勇于去尝试各种方法,然后告诉我怎样做是没有效的,怎样做才可能有效。这里指的有效是学生可以忘记考试,快乐的学习。我想学思达是很值得尝试的一种方法。

有些人会觉得,总是要给学生一些目标,他们才可能投入学习。我非常赞同。但是这个目标绝对不是SPM,也不是统考!这个目标应该是学生的梦想! 我们是学校,不是工厂,我们应该鼓励学生有改变世界的理想,而不是有份稳定的工作,供得起房子车子就好。不管你未来是要当工程师,要当舞蹈家还是要当会计师,都要有改变世界,使人类生活更幸福美好的理想。而多读书,就是为了这个目标!有些人又抱怨说,现在的学生怎么可能会听懂这些道理?我的想法是就因为学生不懂,所以才要老师指引,如果学生都懂了,那你就应该放手让他去飞了。我也了解,有些学生的确是冥顽不灵,让人痛心疾首的。但在我的认知里面,这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你我他每个人都必须经过这样的一段时期。荷尔蒙让我们的生理和心理产生了巨大的转变(物理学称为相变,像水要结成冰这种过程)。在这段期间,荷尔蒙会驱使学生塑造自我,迈向一个完整成熟的生命个体。在这段期间之前,学生像水一样没有固定的形状,如果没有中学老师的影响,青少年就会根据他在家里和在小学里所看所学的东西来结冰固定他性格的形状。一旦形状固定了,就很难改变,但不是不可能。如果我们能够将他融化,就能将他再塑造。

所以,中学老师在每个人的一生中是很重的。如果每个人都有上过中学,那未来世界人口的性格形状其实就决定在中学老师的手中。我们常说,学生是未来世界的主人翁,那么老师就是未来世界的设计师。你希望我们的马来西亚未来有怎样的改变?你希望我们的世界未来有什么变化?你就要怎样告诉这些孩子。

张辉成老师的学思达让我看到了教育改革的希望。这么多年来所有由上而下的教育改革几乎都失败了,改来改去学生还是越学越痛苦,原因就是整个教育的结构是扎根在老师身上的,树顶再怎么修剪,长出来的新芽还是一样。

事实上,学思达这种想法很接近被我们骂得要死的PBS。政府就是希望取消考试,用每一堂课的评量来引导学生自学,思考和表达。我们的教育局还很贴心,把课本,记分表,记分方式都帮老师设想好了,但最后为什么还是悬崖勒马?然后又搞出了个PT3来?如果你有出席过教育局的宣导会议,你就会知道,骂得最大声的就是老师。大部分的老师和教育行政人员都没有准备好,并没能体会其中的关键与用意。这是个根深蒂固的问题,政府却想要一次过把它连根拔起,教育改革自然又撞了一次墙壁。张辉成老师花了17年才想出一套可以大量复制的学习方法,然后用病毒一样的方式慢慢感染整个填鸭教育体系的根,由根的改变才能造一个新品种。我觉得这是很有希望的。

我经常感慨自己出身的太晚,没能在20世纪初参与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发展,也感慨出生的太早,来不及看到时光机的出现。但看到张辉成老师的学思达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庆幸能够活在这个时期目睹教育的大翻转。

曾飞焕
27/7/2015 00:01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