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時間?]真的沒時間?

[我沒時間?]真的沒時間?

 

常有人跟我說,我們有家庭要照顧,有一家老小需要陪伴,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沒有時間做講義,沒有時間改進教學,或者沒有時間進行學思達。

我聽到這樣的話,就會反省自己,我是不是讓大家誤以為我單身,閒閒沒事,沒有家庭,沒有老小要照顧?沒有其他事情可做?才會一天到晚做講義,學思達。

姑舉一日行程,讓大家看看,作為印證。

早上八點上課到十點,旋即趕往台大,上課到十二點十分,接著參觀pagamo科…
UDN.COM|由聯合新聞網上傳
————————————————————

祖孫小品/腰子

2015-08-07 09:06:53 聯合報 張輝誠

早上八點上課到十點,旋即趕往台大,上課到十二點十分,接著參觀pagamo科技公司,和台大電機系葉丙成教授吃小公館牛肉麵,充當午餐。再趕回中山女高開會。開完會,狂做講義,直到四點二十分,又到教室補上課,直到五點十分。已經累歪歪,幾乎沒有一分鐘休息。

下課後,買晚餐回家,陪我阿母吃飯,看三立電視台台語新戲《親家》。飯後,再看完《親家》,就帶我阿母直奔萬芳醫院就診。抽完血,怕我阿母枯等結果,會累,便先開車載我阿母回家休息。再趕往醫院,看報告,和家醫科林正清醫生討論我阿母的檢驗報告。回到家十點多,洗澡,再整理一下網友老師的問題,編成一篇學思達解惑文章,十二點,昏倒睡著。

我阿母的腳水腫了,這是糖尿病患者遲早要出現的症狀,末梢血管可能產生病變,又或者心、肝、腎某個器官出問題。但我阿母怕抽血,不想去醫院,我說一定要去。我阿母臉色一沉,性子一起,語調便高昂了起來:「不要,我甘願死死耶,也不要去,我要去和你爸做伴!」

我沒有接話,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才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出口:「阿母,你艱苦,我也會艱苦;我看你艱苦,我會毋甘咧(捨不得)!」

說完,眼淚一顆顆掉下來。

我阿母直看著我:「你會艱苦喔。好啦!咱來去病院。」

檢查報告出爐,回到家,我跟阿母說:「腰子有變較壞,不過,還不用洗腰子,以後要特別細膩、斟酌。」

我阿母躺在床上,半夢半醒,聽到不用洗腎,笑得很開心。離開床鋪前,我彎下腰,抱住她,給她一個吻,親在臉頰,又親在額頭──像親張小嚕一樣。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