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大學生能力欠缺,其實是十二年基礎教育共同打造出來的結果〉

〈臺灣大學生能力欠缺,其實是十二年基礎教育共同打造出來的結果〉

學思達增能系列文章之三-張輝誠

臺灣大學生幾個重要特徵,相信大家並不陌生:

第一:平常幾乎不看書,只有期中考和期末考之前的一到兩個禮拜才認真讀書。
第二:教授教到哪裡,考試規定考到哪裡,就讀書讀到哪。(教授一年時間通常教科書只教了一半,很多學生不太會主動看教科書的後半部)
第三:晚睡晚起,夜貓族。
第四:不太能深度思考,很難和別人(或和教授)嚴肅討論專業知識。
第五:欠缺公開且得體的表達能力。

關於第一和第二點,簡單地說就是缺乏「自主學習」的能力。問題是大學生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在我看來並不是大學生的錯,反倒是接受十二年國民教育之後,自然而然就會產生這樣的後果。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國高中小老師上課大多採用單向式講述,老師在上課時間無法知道學生的學習狀況(到底聽懂了沒有),只好用小考(評量卷)來診斷學生學習成果。這個結構,出發點原本是好的,但後來卻慢慢演變成,小考成了督促學生念書的最大動力(或者說是壓力,而且考試之後還伴隨著分數高低的壓力、排名的壓力、老師或家長的責難),臺灣學生(特別是國高中生),晚上念書的目的經常是為了應付明天的小考。讀書和小考意外成為孿生結構,對台灣學生而言,讀書應付考試,考試驅動讀書,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這樣也就很容易理解,一旦進入大學,哇塞,大學平常都沒有小考耶,大學生很自然就隨著慣性開始不讀書了,唯有期中考、期末考即將來臨,大學生又自動切換國高中生模式,為了考試又開始認真讀書。(更妙的是:每次高中段考都是固定範圍,只需要準備固定範圍的內容就可以了,考試形式主以「不能看課本的紙筆測驗」進行,學生只需要「強背」起來就行了。同時因為是固定範圍,學生就不需要大量閱讀,幾乎著重在「記憶」和「理解」兩種能力的訓練。──相信我們當老師的人都有一種經驗,感覺「open book」的考試遠比「close book」的考試還難,並且希望教授盡量不要採用「open book」來考試──我指出這些現象,並不是要批評大學生(我們以前當大學生的時候不也是同樣面貌嗎),而是我們這些在國高中小任教的老師,看到這個現象,也就是我們辛苦栽培出來的學生後來居然變成這樣,我們應該要反省的是,有沒有可能我們的教學現場改變,從根源上改變,不要讓我們的學生進入大學之後,依然陷入這個可怕的惡性循環,──這才是我談論這個現象的主因。

關於第三點:大學生晚睡晚起,變成夜貓族。這也是國高中共同訓練出來的結果,臺灣學生為了考試而熬夜,習慣成自然。但到了大學,忽然明天沒有考試,今晚就沒事,很容易變成無所事事地熬夜(當然有些學生忙於社團和愛情,但是和真正的學業上的學習,和高中的學習狀態與花在學習的時間相比已然相差太多了)。

關於第四點,大學生不太能深度思考,很難和別人(或和教授)嚴肅討論專業知識。這一點也不能怪大學生,這也是國高中小教育出來的結果。

當台灣老師絕大多數都在單向式講述,一直告訴學生答案,學生沒有思考的機會與時間,只是一直被動吸收各種學科知識。接著,老師又通過測驗卷評量方式來評量(或驅動學生學習)學生學習成果,測驗卷的主要形式又是「單選題」和「多選題」,選擇題上面不論是有四個或五個選項,裡頭最叫人吃驚的是,每一題永遠有一個「正確答案」的選項,這意味著甚麼意思呢?意味著學生從來不用自己找出答案,答案永遠呈現在諸多選項中的一個,學生需要選出正確答案就可以了,這樣大家就知道為何大學生失去了談論知識的能力,因為大學生從來沒有自己憑自己的閱讀、理解、推論、搜尋去找出過答案。一旦沒有選項,大學生就失去了選擇「正確答案」的機會,同時很容易就會失去討論知識的能力。

再者,選擇題的答案,幾乎都是由已發生的既有知識所組成。換句話說,尚未發生的創意和結果,並不會出現在選擇的選項當中。如果台灣教學現場,不斷用選擇題來評量學生,學生的創造力就會不斷受到戕害。那麼,我們要奢想大學生充滿創造力,卻不改變國高中小的教學和評量方式,無異是緣木求魚!

關於第五點:欠缺公開得體表達的能力。這也不能怪大學生,因為國高中小老師上課一直採用單向式講述,佔住了講台,學生如何有機會可以上台練習公開而得體的表達?

我的看法很簡單,台灣大學生不需要指責,他們是十二年國民教育共同打造出來的結果,指責他們也改變不了事實。台灣大學生最需要的是,幫助。每一個環節的老師都有責任(包括大學教授,一直指責大學生沒有能力,問題是大學教授有培養大學生能力嗎?),唯有正視問題,把遠光看遠一點,不能只看國小學生六年後、國中三年後、高中三年後,還要看看他們最後變成大學生的模樣(更要看看他們進入社會後,甚至看看他們的一生,──教育不是百年樹人的事業嗎?),學生的模樣不應該只侷限在考上明星國中、高中、大學,而是把他們視為一個整體,他們是台灣的下一代,我們的小孩,台灣的未來,他們更需要能力的養成,而且是長時間的能力累積與培育。舊有的老師單方面講述方式,既要單方面講述,又希望能培養出學生多元能力,不是不能做到,只是要做到,確實難度非常高。──所以我們才一直要推廣學思達,學思達提供了一種新的可能,以培養學生能力為導向,同時又能兼顧課業與成績,又能慢慢改變台灣教育型態,同時也能慢慢改變台灣大學生的樣貌。

因為這樣,學思達才鎖定長時間的堅持與實踐,期望將來培養出全新樣貌的大學生:他們擁有自主學習的能力、深度思考的能力、公開而得體的表達的能力、創造力等等多元能力。這樣,台灣下一代不是更有希望嗎?

留言
  • 謝維薇 平時的考試,都是同學互改試卷,老師跟本不知學生錯了什麼,會了什麼
    · 回覆 · 1 · 23小時
  • 陳潔明 感謝張老師分享!這些觀察真的很深入!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