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工作如何變成紙面作業,如何走向校園造假文化]

[行政工作如何變成紙面作業,如何走向校園造假文化]

 

轉貼104年全國super教師獎,高中職組全國首獎莊福泰老師的得獎感言

我忝為評審委員之一,是最早聽到莊老師在面談時親口講行政工作如何變成紙面作業,如何走向校園造假文化。

如果大家有機會和我一樣走進莊老師的教學現場,就會被他的教學成就深深感動。容我舉一個小例子,他可以把全校老師最頭痛的學生集中給他輔導(他的專長是地科,不是輔導),他可以指導資優生專題研究,又是地科課綱委員,他已經可以退休,但他說,他熱愛教學,還沒想過要退休。這學期,沒人要當行政,他又跳下去當主任。

最驚人的是,莊老師敢講實話。

高雄市的super教師獎評選,他被同事推薦,參選資料只有簡單兩頁。我去瑞祥高中訪視時,他更是沒有任何準備資料(請注意,沒有任何書面資料),呈現最正常的教學。

他的得獎感言,更是肺腑之言。

長期以來,教育部的思維是想用評鑑督促教育成果,但評鑑卻常常變成「防弊勝於創新」,「督過妨害優良」,「紙面成果勝過實際成果」,更慘的是,弊也防不了,過也督不了,創新和優良被迫害殆盡,於是大家盡情馳騁寫作與想像力,共造美好的紙面成果。(容我舉一個例,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名義上是要增進教師專業教學能力,投入那麼多資源,老師經過了初階中階高階訓練之後,老師專業能力有因此而提升嗎?有嗎?如果沒有,那麼是不是又朝向紙上作業了。)

中山女高今年即將面對十年一度的校務評鑑,從校長到主任組長如臨大敵,從一年前就開始準備,我預估呈現的紙面資料應該會超過一間教室。學校有老師很不以為然,現在應該都朝向無紙化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多資料(因為有些評鑑委員不會電腦?),於是寫信給柯P,教育局回覆紙面和電腦兩者皆可。

我的看法是中山女高應該更有勇氣突破全新的受評鑑方式:全面無紙化(評鑑委員不會電腦,表示他根本連擔任評鑑的資格都沒有了),要求評鑑長期觀察(不是來一兩天看一堆紙面成果,評鑑委員沒時間,那幹嘛來評鑑呢?),針對真實成果來評鑑,不是來看資料和作文大賽。

中山女高得過全台灣恐怕絕無僅有的教育部教學卓越獎,四座金質獎(不是銀質,也不是佳作,是金質獎,而且還是四座,有多麼困難?大家上網研究一下就知道了),如果評鑑還不過,那應該是評鑑本身的問題,而不是中山女高的問題了。(有人會說,是校務評鑑,不是教學評鑑,請注意莊老師的話,也是我非常認同的話,學校行政和種種一切都是為了支援教學)但是大家都很緊張,深怕資料不豐富,會讓評鑑委員覺得不用心,最後,校務評鑑成了取悅評審大會。

如果是我,我也會和莊老師一樣,只有兩頁資料,不,我連一頁資料都沒有,全部都在隨身碟當中,裡頭只有網址,請評審自學,搜尋。(各位應該想像的到,校務評鑑每位老師都必須呈現一份檔案資料夾,認真的老師有時間去準備這個資料夾取悅評審嗎?對不起,我沒有這種時間。)

學校呢?也不應該提供太多資料,只需要列兩頁簡要說明辦學成效,把得過的獎項列出來,既然評審要來評鑑,就應該花功夫研究,怎麼只期待人家把資料弄好,去看看資料就好了。

更不用說巨細靡遺的評鑑選項和指標,這又是誰創造出來的呢?大家應該不陌生吧?又是同樣的思維,問題是,校務和教學,經過這些表格的勾選,就會進步嗎?還是又走向紙面作文,甚至是造假文化呢?

104年高中職全國super教師獎得獎感言:
通往地獄的路都是善意鋪設而成的

這個獎對我個人而言只是多了一個擺飾,但是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說一些心裡的話。

我當行政頗有時日了,四年前我產生很大的倦怠感,原因是一直在應付上級沒意義的表單和資料,加上競爭型計畫,很多人都在紙上作業,為了補助款和評鑑各校都極力造假,於是我退出了行政。

過去四年我擔任專任或導師,在第一線接觸孩子和基層老師,面對孩子一切都是真實,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各式各樣的煩惱,也有各式各樣的笑容,和孩子相處的這四年成了我教學生涯最快樂的時候。在這四年我和我的同事們一起上課一起解決孩子的問題,我看到基層老師是如何默默地奉獻,有些同仁中午犧牲午休天天和孩子談話,我有機會看英文老師上課,連我都不想離開課堂,有些同仁班級經營讓孩子服服貼貼卻又生氣盎然,有最元老的數學老師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幫孩子解題,每當大學放假辦公室內擠滿回來看老師的孩子,讓我無比羨慕,過去四年,我從我同事身上學到的實在太多,這些基層老師無須教育部煩惱,他們每一個都比我更是典範。

今年在校長的極力邀請下我接下教務主任,過去從孩子身上我知道同理、陪伴的重要,我們校長也是一直這樣領導我們,我想對老師也就是這樣吧!有這麼優秀的老師支持著整個學校的運作。讓我大膽重回行政工作,但是兩個月來,我深深覺得,這個國家的教育政策可能就是毀壞教育的元凶。

兩個月來無止境的表單和填報資料,耗費大量人力的補救教學施測,讓行政工作耗在沒意義的事情上,我辦公室內的組長們經常要工作到八九點才能下班,青春年華耗在這些報表上毫無意義,國家的出生率已經夠低了,這些老師經濟不是弱勢,智慧和體能都是優質,正是養育國家下一代最好的人選,卻淨做一些為了滿足上級虛榮或是某些教授研究所需的數據,這不公平更不道德!

如果這些工作有益於孩子的學習發展,我相信大家都會願意承擔,但是一點幫助都沒有,例如補救教學,重點在教學不在評量,政府卻耗費大量人力去評量,補教卻隨便,相關配套也不足,我很難想像這些政策是如何制定出來的,其他多如牛毛的各式評鑑各式宣導更是拖垮行政的殺手,行政工作本來要應該要支援教學的,現在反成為教學的掣肘。

通往地獄的路都是善意鋪設而成的,政府的善意卻因為缺乏對基層的了解與溝通,反將成為搞垮國家教育的最大兇手。

放手吧!教育長官們!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