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翻轉教育]

[認識翻轉教育]

什麼是「翻轉教室」,這詞彙從何而來?

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是指將傳統上「課堂講課,回家寫作業」的教學流程倒轉:讓學生在下課時,利用線上學習聽講,課堂上由老師引導完成習題、或做更深度討論。「翻轉」的重點不在「家裡看影片」,目的是讓上課有「更多元的活動」。

這個概念源起於二○○七年,美國科羅拉多州洛磯山林地公園高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兩位化學老師貝格曼(Jonathan Bergmann)與山森(Aaron Sams),為解決學生缺課問題並進行補救教學,於是先錄製影片上傳至YouTube,讓學生自己上網自學;課堂上則增加與學生的互動,或解惑、或實驗,啟動了翻轉教室濫觴。

然而,讓翻轉教室發揚光大的最大推手,則無法不提到薩曼.可汗(Salman Khan)。他原本是為了指導親戚小孩數學而錄製教學影片上傳網路,這模式受到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注意進而投資。

後來影片內容慢慢擴及各科,使得「學生」人數暴增成為今天的「可汗學院」(Khan Academy)。至今,每月都有超過百萬名學生會上網來使用可汗學院,影片點閱次數高達四億七千萬次,影響力愈來愈大。

「翻轉教學」、「翻轉教育」和「翻轉教育」有什麼不同?

雖然在狹義的「翻轉教室」定義中,影片是個重要元素,但隨著「翻轉」的概念不斷延伸,討論也從「教學流程」進展到「教育價值觀」層面。

談到翻轉,目前普遍的核心概念大致包括:扭轉過去課堂上純粹「老師說、學生聽」的單向填鴨,轉而重視「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學,把學習的發球權還到孩子手上;更看重啟發學生學習動機,幫助學生建構自主學習能力,並認同多元評量與多元價值。創辦均一教育平台的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便曾歸納翻轉教學的關鍵有三:第一是把學習主體還給學生,第二是讓天賦自由,第三是因材施教。如今,「翻轉」概念的影響力仍不斷擴大中。「讓學生先看影片」成為其中一種方法,但許多教學法也都開始吸納翻轉的精神,透過轉化與在地化,以老師認為最適合自己班上學生的方式,織就「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課堂風貌。

觀察現今的台灣教育現場,以「翻轉」概念為中心的教學脈絡,也呈現百花齊放、共榮共存景象。

如台北市中山女高教師張輝誠,在課前編製以問題為中心的講義讓孩子「自學」,課堂內則著重「思考」與「表達」;兩年前從日本影響到台灣的「學習共同體」,重視同儕間的聆聽互學,強調「不懂的人要主動去問懂得的」;依學生程度進行分組的「合作學習」,根據不同教學目標而有不同分組策略,也鼓勵「師傅要主動教徒弟」;而「專題探究式學習」,則強調從問題或任務出發,讓學生透過深入探討某個複雜議題,或完成某個精心規劃的任務,而從中習得知識與技能。

但面對百家爭鳴的教學脈絡,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也呼籲,在台灣,「翻轉」某種程度上與「創新」劃上了等號,「但教育不是產品開發,不能為創新而創新。」他期待討論翻轉的教師,應該要了解彼此對翻轉的討論內涵是否一致。

如葉丙成從「是否有具體操作方法」角度切入分析,認為狹義的翻轉主要是專注於各學科知識。焦點在於如何透過「lecture at home, homework in class. 」這種有明確操作方式可依循的模式,培養學生預習、做題目、討論等的習慣跟能力。他並據此邀集了許多教師分享自己的翻轉操作具體步驟,放在網站www.fliptw.org中,對於還沒有太多翻轉經驗的教師,建議還是針對目前教材內容、從有具體步驟與方法的翻轉教室開始,最終目的是要讓學生的學科學習有進步。

因此整體來看,「翻轉」的核心,很重要的是在課堂上能否幫助學生將「知識」深化為「能力」,若只是將傳統填鴨教育數位化,並不是以學生為中心的翻轉教育。

翻轉之後,老師會被取代嗎?

老師不會被取代,但老師的角色會需要調整與轉換,必須從知識的傳遞者,轉型為教學的製作人。

張輝誠以學思達教學法為例,老師要化身「課堂的主持人」,從知識的傳遞者變為知識的引導者,讓學生看到知識地圖,幫學生找到更好的問題。「翻轉後,老師變成是有創造力、有個性的工作,」他認為。

肯塔基虛擬學校(Kentucky Virtue Campus)前任執行長雷布茲(Daniel Rabuzzi)也指出,線上課程無法取代教師,「因為如何啟發學生動機、營造好的學習環境,在數位充斥的時代更顯珍貴,」擁有哈佛大學歷史博士學位的雷布茲,以歷史課舉例指出,歷史內容千年不變,不需要成千上萬名歷史老師投入講課,「但需要非常多老師研究:怎麼樣讓無聊的歷史課更活化。」

葉丙成認為,即使在過去的年代,也有老師被取代的例子發生,譬如若補習班老師講得比學校精采,學校老師某種程度上也是被取代。「老師應該要從演員轉型成製作人,」他指出,未來的老師,要會設計、規劃教室裡的活動,要能刺激學生思考、與學生對話,以及誘發學生討論。因為這些都是「影片老師」無能為力,卻是課堂教師可以大力揮灑的空間。

我沒有夥伴,學校也不主動支持。該如何起步?

山不轉路轉,許多嘗試新方法的教師,都是從小規模開始;若校內找不到夥伴,就向外去找。

葉丙成鼓勵老師多參加社群或研習,多方觀察其他老師的教學,互相融合後發展出適合自己班上學生的教學方式。另外,臉書上有許多以不同理念出發的備課、教學分享社群,跨越地理障礙,可以提供很多資源與支持。

「行政不支持沒關係,學生支持你就夠了!」張輝誠說,當他開始自編講義,開放教室,結合家長力量入班教學,如曾邀請法國籍的學生媽媽來分享法國文學與童詩,就獲得許多正面迴響。

推動翻轉不遺餘力的葉丙成,其實一開始也沒有用到額外的行政資源,而是在自家書房錄製影片。如今則有許多縣市、機構投入資源,如台北市教育局推動酷課雲、均一教育平台有許多免費教學影片,都是教師可以多加運用的資源。此外,當行政體系無法大規模支持時,也有教師是先以社團方式推動。如在新竹市以推動戶外教育著稱、進而翻轉校園風氣的光武國中,一開始是先從社團時間推動,並結合鄰近學校社團,多年後才讓戶外教育在校園壯大。

不過葉丙成也呼籲行政部門「要有肩膀」。當有老師嘗試創新教法,卻遭到冷眼旁觀甚至扯後腿時,若學校覺得值得推動,就應該站出來承擔。此外,葉丙成也鼓勵老師,一定要給自己設定目標,如「回去後一定要做兩週的創新教學」之類的決心,「能踏出第一步,才是最關鍵的。」

家長可以如何支持老師進行「翻轉」呢?

美國教育網站「著色科羅拉多」(¡Colorín Colorado!)中,曾經提出幾個家長可以支持老師的方法:

一、督促小孩預習、看影片。若家裡沒有網路或電腦,可多利用圖書館等公共網路資源。

二、鼓勵孩子按自己步調預習、看影片。若遇到不懂的地方重複看,並且養成隨時做筆記的習慣;也可在初期陪小孩看影片。若孩子的老師有開放教室的機會,也可前往觀課,了解老師的教學方式與思維。

三、與老師保持良好溝通,與老師分享孩子對於創新教學方式的反應,謝謝老師所做的努力。

孩子的老師教學仍很傳統,如何讓家裡也有「翻轉」的氣氛?

在家裡,只要能讓孩子有機會自學、思考、表達、發揮創造力,都是孕育「翻轉精神」的土壤。比方說,以下幾個生活習慣,都能幫助家庭創造翻轉的氛圍:

一、善用睡前互動時間:張輝誠在家跟兒子講《西遊記》,半年後卻發現兒子連主角是誰都忘了,才意識到「講故事」也是種填鴨,無法讓小孩增加記憶。所以,當他要教兒子英文字母時,會問兒子ABC像什麼,讓兒子同時動腦、思考、表達。

二、讓家中環境充滿了動腦的可能:台北市湖山國小教師黃敏惠,家裡沒有電視,但班上孩子最愛去她家玩。黃敏惠家裡隨手可得各種書籍、奇形怪狀的魔術方塊與益智遊戲,讓小朋友玩得不亦樂乎。其實孩子本來就愛學、愛動腦,只要提供適當環境,他們的探索力是無限的。

三、給孩子機會放空,培養自學好習慣:葉丙成很反對家長在孩子國小時就強迫性的帶去補習,「與其小學就逼著他補習,為什麼不讓他從小學開始培養自學的習慣?如果小學自學的習慣能培養起來,那到國中,就輕鬆很多了,」他覺得,該把下課時間留給孩子,讓他們安排自己的時間學習自己想學的。

四、正視孩子的每個疑惑:張輝誠小時候一直有個疑惑:「如果我們家沒錢,為什麼不能自己印鈔票?」哥哥只能回答皮毛,經他追問,發現這是非常大的問題。張輝誠說:「孩子小的時候,對這世界充滿了問題。但到了國小以後就不再問問題了,因為老師一直告訴他答案,這個就是我們對小孩最大的傷害。」

當小孩開始問問題時,父母老師一定要發揮「忍」功,忍住自己回應的反應,不要那麼快告訴他答案,而是帶著他查資料,或是不斷再反問問題,這個過程其實就是「翻轉」的原形。

想了解更多,請看延伸閲讀:「翻轉教育行動三部曲」

這是第一個完整收錄台灣各種的翻轉教室教學方法的網站。在這邊可以得到最清楚、最詳細的翻轉教室教學方法介紹。
FLIPTW.ORG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