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時代,見證苦難和不幸,會不會讓我們更懂得一些慈悲,更珍惜現在的幸運與幸福?

黃惠君老師轉來退休的白校長私訊,我看了之後,眼眶盈滿淚水,白校長是最能感受其中壓抑的巨大悲傷和遺憾。

這件事,從頭到尾只有妻知情,他和我去和李一冰的幼子見面,他知道我一直擱在心中,如同一顆巨石壓胸(我的心情尚且如此,何況李東,李雍兩位先生?最後附李東先生的回應),每隔一段時間就提醒我要趕緊把文章寫出來。但是一直等了兩年,我的心情漸漸平靜了,我才比較有把握控制其中看似平靜實則波濤洶湧的感情,這才終於花了幾天一口氣寫完。

謝謝聯合報副刊宇文正姐願意刊登這樣長的文章,謝謝一冰先生的《蘇東坡新傳》,謝謝大家,謝謝我們這個幸福的時代,見證苦難和不幸,會不會讓我們更懂得一些慈悲,更珍惜現在的幸運與幸福?

「謝謝你了,文中李雍與我同年,我頗能感受到那時代人與事的種種情況,因為張老師文章寫得好,引人入境,多年來張老師尋找李一冰先生的誠意與苦心、李先生的兒子在父親含冤逝去之後竟然得到有人為尋找李先生本尊是誰所做的種種努力,心中為父親抱憾的極大壓力在那知道訊息的一刻瓦解,那種心痛與被了解、且又感到一切都來得太遲的複雜情緒,真使我強烈的感同身受。我轉述此文給林伯伯聽,竟也說到哽咽無法言語,此刻回妳此訊息,也是鼻酸涕流、淚水盈眶。總之,李先生的悲慘際遇,若非有張老師這樣真情的讀者,努力尋線追蹤,我們今天才有幸了解一位了不起的作家和他感人的故事。真心感謝。
請再幫忙將上段文字轉給張老師,謝謝。
白媽」

輝誠老師:

我想每一個人活在世上, 一定想知道自己存在的價值.

我父親遭此奇冤, 最終只好把此生價值寄託在蘇東坡的詩詞際遇之中,

以古慰今, 可見其對此事至終耿耿于懷.

我想他寫蘇傳,或許是他為自己辯白的最後努力, 希望歷史還他一個公道.

如今由于你的努力,為他找來眾多知音, 非常感謝.

我母親的苦, 非外人所能想像. 更非筆墨所能形容.

我們欠她太多.

李東

留言
陳麗雅
陳麗雅 還是感謝老師的胸懷。

翟家珍
翟家珍 期待此書再版!

Ming Chang
Ming Chang 追星,認真追,多能追出感人故事與背後真實的人生,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豐富的小宇宙,這與時下年輕人追星的過程相比是追更深更廣,愛得更深了呃˙

宇文正
宇文正 啊!「謝謝我們這個幸福的時代,見證苦難和不幸,會不會讓我們更懂得一些慈悲,更珍惜現在的幸運與幸福?」

林登福

留言⋯⋯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