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加坡抵達臺灣,飛機上寫的心得

從新加坡抵達臺灣,飛機上寫的心得。

新加坡中正總校是怎樣開始學思達?前前後後的過程,很值得有心推廣學思達的校長們或主事者參考。

中正總校,同時也是新加坡東區華文中心,負責東區中小學的華文推廣。中正副校長,先是在去年(2015)二月時,參加新加坡南洋女中由陳君寶先生主辦的「2015年新加坡翻轉年會」(葉丙成,呂冠緯,王建正和我受邀演講),他聽完我演講完學思達之後,便說:「這就是我要的東西!」

然後他便讓母語部黃主任,華語吳依璇主任,兩位老師和他共五人,再參加去年(2015)七月我在新加坡耕讀園(也是陳君寶先生主辦)主持的兩天學思達工作坊(國小華語特級老師韓蓮美老師也參加同一場,還有鄧祿星,田園,吳珮蓉,張博老師等等兩場共一百人),然後副校長回到中正之後便開始和黃主任,依璇主任,訓練中正總校其他華語科老師,同時黃主任和依璇便開始身先士卒在自己的課堂上實施起學思達。

2015年十一月,副校長便組團到臺灣觀摩學思達教學現場(觀看林姿君,陳世斌,吳汶汶,李昌澤等老師,也特地去拜訪藍偉瑩老師,瞭解教師共備模式),看到更多的學思達教學實況。

2016年元月開學,副校長便和兩位主任,帶領中一(中學一年級,臺灣的國一)老師全面共製講義,在十個國一班全部用學思達教授華語。然後馬上在一月底邀請我去中正總校為全校華文科老師受訓兩天(即學思達工作坊,也開放東區校群老師,所以還有務能中學,洛陽中學,光華小學老師參加,其中務能中學徐燕萍老師也是高級老師,他曾在南洋女中聽過我演講學思達,也說這是他心底最想要的東西,他告訴我:雖然曾經公開示範教學很多場,也得過許多佳評,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無法再讓學生產生更多的學習熱情了,他感到沮喪,但是接觸學思達之後,他的教學熱情又重新燃起。他也一起到臺灣觀課,現在也正積極在培訓同校的華文老師操作學思達),讓全校華文科老師通通公假不用上課,一起接受學思達培訓。(換句話說,是用上班時間,不用犧牲老師假日時間去參加培訓)。

培訓之後又邀請我擔任駐校老師,連續兩天,從早上八點一直觀課到下午三點,只要有課的華語老師,我都可以自由出入觀課,下午三點到五點則是議課時間。

我在兩天內,看了十來位老師,中一老師絕大多數都看到,同時也看了中二到中四,雖然是一開始,但是已經看到良好的開始,只有一點點生疏模樣,但整體而言,已經很好了。至於早一步,或者本身綜合能力強或很快領悟學思達核心的老師,學思達教學現場就很迷人,如依璇主任,南財主任(中正總校是把能力最差的三個班通通給主任教,這樣才有說服力),還有尚楠楠,匯綺老師等等,我最後一堂課到母語部主任授課的中四高級華語班,非常振奮,黃主任已經有學思達教學半年的經驗,現場之流暢,高效且迷人的學習現場,真是太波兒棒了!(我覺得他們都能隨時開放教室了,其他老師,我也相信不用一兩年也會越來越順暢,也能開放教室了。)

中正副校長希望先從中一開始,接著中二中三中四(其他年級目前尚未全面實施),最後華文全面實施,因為他聽了太多新加坡家長和學生抱怨:學華語太痛苦了!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引進學思達的主因,學思達訓練學生很多能力,又能讓學生嚴肅學習,深度思考,樂在學習。

副校長也要開始將學思達推廣到中正總校其他學科,先從文史學科開始。這樣的想法也得到中正總校新任校長的認同。我說,副校長將來推行成功之後,也可以在全新加坡推廣這樣的模式喔,重新進入教室,用新的教學法打造出全新的學校學習方式和學習文化。

最後一節議課,新加坡教育部華語教科書一位編寫委員也來參加(他曾經參加過學思達工作坊,他說,他是學思達的粉絲)。我說,新加坡推廣學思達真的是天獨厚,2011年新加坡華文課本大刀闊斧改革,完全以各種能力為導向來編寫課本(之前的課本類似臺灣方式,現在完全著重在各種能力的培養。我早晚有一天也要讓臺灣國文課本改變,我說過了,學思達會像滾雪球一樣改變許多教育體制內看起來搖撼不動的事物),老師做講義不用像臺灣老師編寫的那樣辛苦,課本大體已經很完整了,老師只要略略補充,以及修改適合自己的問答題。

中正總校副校長做了良好的示範,他看出了學思達的潛力,積極讓老師接受完整培訓,親自到台灣看到學思達現場,同時栽培老師,讓老師接受觀課考驗,增強能力,增加信心,讓學思達在中正總校落地生根,將來開花結果。他是領導層,願意提供資源,同時堅持走正確的路,慢慢擴大影響力,擴大推廣層面,他往下可以到達學校各科老師,往上又可到教育部,因為他是教育部華語教科書委員,他的影響力可上可下,我常常感覺副校長的笑容信心十足,我感覺他看到了中正總校有全新的可能,他積極讓學校走向成長及改變之路,他那種篤定的眼光,我很熟悉,因為我身上也有。

所以我們有時言語不用多,便了然於心了。

至於,南洋女中又走向另一條路,我有空再來談。

馬來西亞寬柔中學和沙巴崇正中學兩種很相似,先是找我去給全校演講(崇正中學是校長帶全校老師到臺灣來聽我演講),然後找我為全校老師進行兩天學思達培訓,(沙巴還沒時間去,但是崇正有三位老師來參加),我期待他們兩所學校能慢慢發芽。這就又回到中正副校長身上,為什麼副校長可以加速做到,除了他個人眼光與行動力之外,還有讓人不得不佩服的新加坡教育體制,他們的制度非常靈活,強調效率,老師的工作表現需要被主管評鑑(副校長是負責全校教學),評鑑結果又和薪水和職等升級有關。副校長可以要求主任和老師,老師也必須有好表現,工作認真,積極精進才行。副校長為什麼想要改變,因為他每天巡堂,看到每間教學現場就知道不改變不行。

這也是我一直說,要讓老師去巡一下堂的主因,讓老師正視一下各間教室的現場,不然,隔牆如隔山,隔校如隔海,老師就容易活在自己的四牆封閉小天地,難以走向開放的,流動的,多面貌的全新寬廣世界。

你和吳林輝林姿君陳宣宏其他 83 人都說讚。
留言
Chery Huang
Chery Huang 讓老師巡堂,超級認同也覺得很需要!

林姿君
林姿君 哈!姿君其實只要沒課或有空堂時間,都會走動各樓教室,有時也會有意外收穫喔!

劉華
劉華 剛好到了新加坡,我後天都去中正總校看看,連結一下。

張輝誠已回覆 · 1 則回覆
林登福

留言⋯⋯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