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思達增能》系列文章之八〈學思達為什麼要製作講義〉

《學思達增能》系列文章之八〈學思達為什麼要製作講義〉

一、 學思達講義的學習高速度與高成效

老師製作講義,可說是學思達最重要成敗關鍵。為什麼這樣說?

學思達講義主要包含三個部分:
(一)補充課本不足之資料(老師必須補充資料,補充到學生能夠自學,甚至連老師講話的內容最好都能化為文字,因為學生的閱讀速度其實超過老師講話速度,老師上課一直講話,就會一直耽誤學生大量學習的機會和時間)。
(二)設計問答題。
(三)補充更多課外資料(學生閱讀速度增加,閱讀量必定大增)。

請特別注意到一點,學生之所以無法自學,常常導因於課本編寫方式觀念有誤,因為課本所提供的資料嚴重不足。茲先以文科為例,學生課本上資料嚴重不足,所以老師上課經常處於補充課本不足之處的教學過程:經由口說或抄寫板書,提供給學生更多的資料,好讓學生能夠順利理解課本內容,然後再試圖加深、加廣課本內容。──這樣,大家就很容易意識到,我在演講時經常開玩笑所說的話:「教科書編寫觀念錯誤,圖利了參考書業者。」為甚麼這樣的玩笑話,會引起老師們共鳴。倘若不相信,請把「課本」和「針對課文所編寫出來的參考書」拿來相互比對一下,就能發現「參考書內容」有一半和「課本」幾乎一模一樣,這不是很奇怪嗎?學生為甚麼要買參考書呢?是的,有一大部分原因是為了「補足課本內容之嚴重不足」,糟糕的是參考書還會同時夾帶贈送(其實是學生自己花錢買的)一大堆不健康的評量測驗題。

問題來了,為甚麼學生不能拋棄課本,改用參考書上課(這樣不就不用浪費錢,買兩本書了嗎)?當然不行!一方面除了教育部明令禁止之外;另一方面則是老師自己也會擔心,參考書甚麼資料都有,上課要怎樣教啊?──如何克服這兩個問題,我的看法很簡單:提供給學生的「課本」改成「教師備課用書」(教師備課用書現在已經編排得非常精美,除了保有課本原貌之外,還增加了許多彩色小字套印,補充上課時所需的完整資料。又能免去一大堆參考書上不健康的評量考題),如此不但沒有違背教育部禁令,另一方面,又能讓老師面對學生手上都擁有「備課用書」的形況下開始改變傳統教學方式,老師必須意識到不能再成為資訊的提供者與解說者,而必須走向新的教學方式。這正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翻轉關鍵:「教科書的改變可以促成教學的改變」!(新加坡華語課本在2011年大膽革新,就是朝這個方向改變,但是新加坡的華語老師卻應變不及,正好新加坡導入學思達,恰恰可以補足這項難題)。

再談數理學科。如果學生透過文字的資料補充,依然難以理解,學思達老師就會先走向兩條路:
(一)老師可以先教核心觀念,然後再讓學生自學、思考、表達。
(二)老師如果不想一遍遍、一班班、一年又一年重複講解核心觀念,就可以選擇先錄影起來,讓學生觀看講解影片(觀看影片的時間可以在課前、課間、課後皆可,如果大家夠敏銳就會發現,這就是「翻轉教室」的觀念。這也是為什麼「學思達」和「均一教育平台」緊密聯繫在一起的主因),然後再讓學生自學、思考、表達。

如果台灣國、高中現場沒有辦法革除「填鴨教學加不斷考試」對學生的戕害,學生就幾乎不可能有時間回家看「教學影片」;老師沒有訓練出學生的自學能力,就算學生回家有時間,也不一定會看「教學影片」。所以我對均一教育平台方新舟董事長說:「唯有學思達先讓台灣國高中現場達成高效益的教學成效,可以拋開填鴨教育和瀰天漫地的小考壓迫,回家之後再不用為了準備明日考試而讀書,可以空出更多時間,這才會有可能開始『觀看教學影片』;同時又在課堂上訓練出學生越來越強大的自學能力,學生也才會自主觀看影片。」換句話說,我認為「翻轉教室在台灣國高中現場的成敗關鍵」,正是學生的「在家時間的騰空」與「自學能力的養成」,沒有先把這兩項關鍵要素解決,要推廣翻轉教室,可能很不容易。

茲依上述,簡列小圖示意如下。
文科 →文字講義 →自學、思考、表達
數理科 →口頭講解→自學、思考、表達
→錄影教學 →自學、思考、表達

再來談學思達講義,學習時所表現出來的「學習速度」差異。

請先記住三種學習速度的差異:閱讀速度 〉 講話速度 〉 抄寫速度。(「閱讀速度」快過「講話速度」,「講話速度」又快過「抄寫速度」。)

我們先來看傳統講述老師的備課和上課教書時的速度感。
傳統講述法的老師備課時,經常選擇「閱讀課本、備課用書、教師手冊或其他資料」(速度最快),遇到不清楚或不理解的地方,就會「做筆記抄寫」(速度最慢),上課時就通過嘴巴講解(速度居中)。
學生上課時,就只能跟著老師的嘴巴講解來學習(速度居中),遇到課本沒有的部分、或是記不得之處、或者老師要求抄寫,就需要抄寫筆記(速度最慢,而且是被迫的)。老師一定會注意到一件事情,若是需要讓學生抄寫,講話速度必定要變慢、甚至要念好幾遍(因為「抄寫速度」趕不上「講話速度」),而且不知道學生到底抄對了沒有、甚至到底抄寫了沒有,老師還常常被迫要收回學生的課本來檢查。如果老師擔心學生不容易聽懂,轉過身來寫板書,讓學生抄寫,這樣又進入「極慢速的學習速度」(老師抄寫板書速度慢、學生抄寫更慢。其一意外好處是:老師喉嚨可以休息,學生抄寫表情專注、秩序良好)。

接著,來看學思達老師的備課和上課教書時的速度感。
學思達老師的備課,除了閱讀資料之外(速度快),還需要將原本要在課堂上講述的內容變成文字(速度慢),還需要設計問答題(要能設計好問題,所需時間更久,這也是學思達老師經常處於思考狀態的主因之一),這些過程,會讓學思達老師備課時間,比過去傳統講述時,還要耗費更多倍時間,因為備課時進入最慢速的準備過程。
耗費這麼多時間備課,所為何來?是的,為了提高學生的學習速度,增加學生的學習量、深度及廣度。
學思達教學現場,學生學習是「閱讀課本及講義」(閱讀速度最快),然後進入問答題所引導的思考狀態,再進入中速度的「講話」(小組討論、上台表達)和低速度的「抄寫」(自主答寫答案),整個過程都是自主學習狀態,而非傳統講述法的被迫聽講和抄寫狀態。
學思達老師耗費更長時間的備課,目的就是為了讓學生得到更快的學習速度、更好的學習成效,及更寬更深的學習內容。

二、 學思達講義之幾點特殊效益
學思達老師編寫講義,還有甚麼特殊效益,我想從老師的角度來談。
(一) 對話
編寫學思達講義,可以讓學思達老師和課本進行對話。這裡所謂的課本,其實就是「編寫課本者」所代表的思維、選擇,當然也包括侷限。

過去老師授課,基本上就是全然接受課本的思維與選擇,依照章節先後,一章一節,一課一課,一學期一本,一冊又一冊授課。老師們沒有能力可以決定哪個年級該學甚麼,因為編寫課本的權力被預先奪走、決定了,決定者是教育部的課綱(決定了「編寫原則」),以及出版社邀請來的專家學者或現場老師所編出來的課本(決定了「出版物」),老師們大多只能默默接受,即使有選擇不同出版社和出版物的權力,但基本上還是已經受限於教育部的課綱思維,以及單一出版社的教科書成品(除非有老師願意拋棄教科書,自己編寫講義,這在台灣還是少之又少)。──但是學思達老師編寫講義,終於有機會可以改變這種狀況。

首先,即使學思達老師仍舊依照「課本」來進行教學,但卻可以補充更多相同的延伸資料,當然,也能補充相異觀點、甚至完全不同思維的其他資料,如此一來,老師就會用自己的專業能力與判斷,和課本進行對話與交流。
且讓我先以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課綱爭議來當作例子,進行說明。之前曾有朋友問我對於課綱爭議的看法,我寫了簡單分享如下。

(一)教科書上的資料嚴重不足,導致學生無法自學。而且老師一直單向式口說補充,學生大多停留在接收和理解,容易失去多元觀點的接觸與認識,還有接受深度思考與判斷的能力訓練。(這與下一小節有關,詳見下)

(二)教科書偏重「單向、單一」灌輸知識的陳述方式,缺乏同時呈現不同觀點、相異材料的展現方式(這明明是學術研究最重要的起點,盡可能掌握各種觀點、文獻,但教科書卻是悖道而行),其背後思維恰恰呼應了台灣教育現場過度偏重「選擇題」的評量方式,選擇題強調「一定有一個標準答案」。可是現實世界,不是都有標準答案的。──所以,當有人硬把標準答案強加在不認同這樣答案的人身上,不認同者自然會發出反抗之聲。

問題是,我們有沒有可能改變這樣的對抗思維?我認為,學思達教學和講義有可能做到。

雖然教育部通過「新舊課綱同時並行」、「爭議處不考」的方案,但這還是「分開」(兩本選一本)的做法與思維,學思達認為,應該要「合在一起」,將兩種課綱寫出來的不同文字,同時放在「同一本、同一章節,同時呈現」。然後,學思達的老師會設計出這樣的問答題:

(一)請問這兩份資料,主要歧異處有哪些?請逐一指出。

(二)請問撰寫A課綱這段課文的背後思維、史觀是什麼?請問撰寫B課綱這段課文的背後思維、史觀是什麼?你比較贊同誰?為什麼?

(三)請分組上網搜尋,贊同A課綱課文觀點的學者(及論文)(一到四組,每組各查兩篇,不能重複),贊同B課綱課文觀點的學者(及論文)(五到八組,每組各查兩篇,不能重複),請指出他們研究成果的主要重點(請特別指出課本沒有提到的論點,會額外加分。),並加以分析及評論(如果有其他學者評論該論點亦可,但需指出是哪個學者,不可掠人之美)。

(四)分組上網搜尋時,請特別留意,是否有不同於A課綱課文、B課綱課文的觀點,也就是說,是否還有其他不同觀點?若有,請指出來,並對這個觀點加以評價。(一樣,如果有其他學者評論該論點亦可,但需指出是哪個學者,不可掠人之美)

──以上,就是學思達一直努力的目標:教科書可以呈現多元觀點,讓學生深度思考(不會覺得被洗腦,被強加固定的是非價值觀),學會理解不同思維形成的背後脈絡,學會尊重不同意見和看法,更重要的是,學會判斷。這才是學思達認為學校和教科書最應該教會學生的重要能力。

當學思達老師補充越多越多課本之外的資料、設計出越來越好的問答題,就已經開始和「課本」產生對話。這和之前的課本「接受者」(下對上)不同,學思達老師搖身一變,變成和課本是「平等關係」的「對話者」,──學思達老師通過自身的思考、對話和表達,讓教科書變得越來越多元、豐富、立體!

(二)提高學習位階
學思達老師製作講義,終於有機會可以擺脫傳統單向式口述上課大多只能聚焦在教會學生「理解」、培養學生「理解能力」的侷限上(加上學生考試不能看書,不斷訓練學生「記憶力」,台灣國高中小學生基本上都過度側重在「記憶力」和「理解力」的訓練上)。

學思達老師如果能夠設計出好的問答題,就有機會可以將學生的「理解力」和「記憶力」的過度訓練,抬升至更高階的「應用」、「分析」、「評鑑」和「創造」等等認知能力的訓練,台灣的學生也才有可能在學校接受更好的學習品質、提升更高的學習位階、培養出更多元的能力。
我演講時常舉兩個例子為例。(暫略)

(三) 差異化
當學思達老師教過完整一輪,編出所有講義之後(如國中三年、高中三年),除了會繼續精進改良講義之外,同時也會開始意識不同程度學生應該擁有不同講義,於是又開始編出「上」和「下」兩種程度的不同講義,甚至又製作出「上、中、下」三種不同程度講義,甚至更多不同需求的講義(如「考上大學」和「還沒考上大學」兩種截然不同的講義)。

為什麼學思達老師會編出這些不同講義?除了滿足不同學生之不同需求外。
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學思達教學現場能夠做到在同一時間(上課時間)與空間(教室),教導三種到四種完全不同內容的課程。為甚麼學思達能夠辦到?原因很簡單:學思達老師輪流到各組去聆聽學生發表、進行統整,其他組別的學生會自動進入自學和討論,各自得到需求與照顧。唯一忙碌的人是,老師;得到最佳的學習對待的卻是,學生。

換言之,學思達老師設計講義,最後一定會走向因材施教、差異化以及特製化。

(四) 解構
當學思達老師編完所有任教課程的講義之後,很快就會發現,除了越來越增進講義內容之外,越來越多的補充內容會慢慢稀釋掉課本內容、慢慢架空課本內容,逐漸進入一個越來越龐大的知識體系,遠遠超過原本傳統上課所能傳授的課內容。並且漸漸發現,好像沒有課本也沒有關係了,課本只剩下是一個知識的起點、知識的導引,而不是知識的全部,更不是知識的終點(台灣教育常常讓學生讀完課本之後,就成為某類學科知識的終點,因為學習興趣遭迫害殆盡),學思達老師會進入另一個「解構課本」的階段。

解構課本的過程,一開始是因為學生閱讀量大增,補充資料和知識越來越多,學生多元能力不斷增加,老師又會另行開始編寫全新講義,除了滿足學生最後統一考試需求之外(這是教學必須面對的現實),還會再朝向培養學生越來越多、越來越強的能力而設計,慢慢就會和現實生活的能力連結在一起,編寫出越來越多務實的、深入的、實際的、專業的、學術性強的不同講義(根據老師的專業、能力和關注點不同而有異),講義開始百花齊放,各顯所能。

然後,學思達老師就會發現,他們已經有能力重新打造學習內容、決定學習進度和學習方式。很快就會進入「解構課本」,依照自己的方式,拆解課本的內容,甚至完全拋去課本,自行編寫自己所需要的課本,而且效果比採用別人編好的課本來要更好!

2則留言
留言
張輝誠

張輝誠 接下來要談,〈學思達如何製作講義〉,休息一下子,伊哈

簡姿慧

簡姿慧 新年新收穫,開春的最好禮物就是輝誠老師這些po文,因為孩子生病,導致沒有聽到輝誠老師在南投的學思達課程,但是我還是希望能由自己開始做起,雖然我只是國小代課老師,感恩分享!

林登福

留言⋯⋯
留言
林登福

留言⋯⋯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