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思達讓學生受益,同時也會反過來讓老師受益。原因在於

學思達讓學生受益,同時也會反過來讓老師受益。原因在於:
1. 老師會從課堂上的「男、女主角」,升格轉為課堂「主持人」、「導演」與「劇本家」。

老師上課一旦採取單向講述為主,很快就會發現,自己變成課堂上的男、女主角,學生的眼光必須全部集中在老師身上,老師成為課堂上動見觀瞻的對象,而這也是一般老師畏懼開放教室的主因之一,因為老師並不覺得自己是最佳男女主角,所以壓力倍增。──實施學思達成功與否,卻是以能否隨時開放教室為標準,這一點很奇妙,為什麼學思達可以做到?原因就在於,學思達讓老師的位置改變,從男女主角升格,在課堂上化身為「主持人」,即使有要當男主女角的時間也很短暫(進行「統整」時),在課前擔任課程設計之「劇本家」與「導演」,然後把舞台還給學生,把學生訓練成最佳男女主角。(這樣大家就能明白,為甚麼學思達要隨時開放教室,因為唯有觀眾才能不斷訓練男女主角的膽量、台風、機制和反應,終至成材。──這裡當然有一個風險存在,如果學生表現不盡理想,甚至上不了台、露了醜、出盡洋相,該怎麼辦?這時候老師的應對能力就顯得非常重要,讓學生感受到即使遭遇挫折、遭遇困難時,老師依然包容他、愛護他、支持他。──而這也是學思達老師為什麼如此需要「薩提爾」的主因,也是學思達老師學習「薩提爾」效率極高的主因,因為每天幾乎都在刻意練習。)

傳統單向講述的老師,課前會不斷仔細準備上課內容,強化自己的口說和解釋能力(如果還有一點表演能力就更好了),課間就是讓自己使出渾身解數、發光發熱,好讓學生如癡如醉。這樣的模式,久而久之,老師口才會越來越好、能力也會越來越強,也許學生的知識量確實增加了,但學生的能力常常是不動如山。──這樣的老師其實很容易被取代,如果補習班的老師教得更好、網路教學影片教得更好,學生就會一窩蜂往這些教得更好的人靠近。但是老師一旦升格為導演,相對而言,就不太容易被取代,老師可以引導讓學生閱讀最專業的觀點、觀看最好的教學影片、思考最好的問題,讓所有的資源都變成我可以調動和運用的教學利器,這樣就不用再自己一個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獨撐大樑、一人扮唱獨角戲,事倍功半,而是萬事萬物皆為我用,我是導演,我可以選擇用、如何用、當然也可以選擇不用,主導權在教師手上。

老師轉換為導演和劇本家,這個過程很迷人,老師就會開始認真考量課堂的流程、時間的控制、效果的高低、教學工具的使用與切換、學生的反應與回饋……,通通都會進入老師的課前規劃、籌備。一旦進入課間,老師就直接化身為主持人,實踐導演所有的規劃與理想,開始和學生展開知識的探索、對話的碰撞、情感的交匯。──老師的位階提高了,就不容易被取代,因為補習班老師不會這樣教書、網路教學影片教得再好、網路資源再豐富、時代再怎麼變化、知識再怎麼激增,老師都可以拿來成為教材的一部份,只要老師會搭配「問題和補充資料」,幾乎沒有甚麼東西不能成為老師上課的教材和內容。

2. 老師會從「課本的傀儡」,轉變成「課本的主導者」。

傳統講述為主的老師,課本寫甚麼,老師就先設法弄懂這些,然後在課堂上教到學生聽懂為止,這個過程基本上就是「理解」層次,而且幾乎都會受限在「教科書」本身,老師「理解」了課本知識,再教會學生「理解」,老師除了傳遞低階的認知目標(依照布魯姆的認知六目標而言,而且理解效果還會出現遞減),還會變成「課本的傀儡」,課本寫甚麼,老師就教甚麼。

但是學思達老師面對教科書就有很多可能、很多變化:

首先是教科書這樣寫,除了理解之外,老師也設計問答題可以讓學生進入更高階的認知目標,讓學生可以「分析」、「評鑑」、「運用」、「創造」,我很敬重的台南教大附小溫美玉老師,她分享出來的各種精彩教案,就是以教科書為基礎,展開各種高階的認知目標的的訓練與達成。換句話說,她是教科書的主導者,不是教科書的傀儡,教科書只是她的一個起始點工具(她甚至經常拋開教科書,進入她結合新知識點與創造力的全新課程內容),她讓學生進入更驚人的各種高認知目標,展現出無窮的創造力。

再者,老師也可以利用「補充資料」的方式,一邊搭配著教科書的知識點,除了提供詳細註解之外,也可以補充一個到數個與教科書上不同的觀點,設計問題讓學生比較,如此便可以訓練學生「評鑑」和「分析」;當學生自學速度增快,就可以增加更多教科書之外的額外資料,教科書的重要性也就會慢慢降低,因為學生能學到比教科書更多的知識、更高階的認知目標。當然,老師也可以將教科書知識點結合真實世界,設計出應用型的題目,讓學生「真實運用」與「創造」的訓練。

學思達,可以讓老師從從「教科書的傀儡」,轉變成「教科書」的主導者。唯有老師成為「教科書主導者」,老師的專業才能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上,而不是掌握在教科書的編輯者手上。

3. 老師從「單一講述」,轉變成「師生頻繁對話」

傳統老師講述為主,自然就不會在課堂上和學生對話,一有對話通常是出現在閒聊、或者指正學生行為,課堂上大多時候只是充斥著老師一個人的聲音,而且整堂課從頭到尾都是如此。

學思達剛好相反,課堂上是以「學生自學為主」、「師生對話為輔」,老師和學生之間有頻繁的師生對話。對話的原因,在於學思達老師設計問題和講義給學生,讓學生台回答,一方面核對思考成果,另一方面又為了確定學生的思路、確定學生對於細節的掌握程度,所以師生對話時,老師必須擁有穩定的身心狀態、平和的應對姿態、靈敏的反應、良好的主持能力、寬廣的知識能力。

師生頻繁對話的同時,表面上是知識的討論與交流,但同時在底層又是師生之間情意的連結與交匯(這點又再一次說明薩提爾有多重要),時間一久,連結越來越緊密,課堂就會出現一種迷人的教學氣氛,課堂就彷彿學生的家庭一般親切、溫暖而動人。

師生對話的同時,也會讓老師不斷成長,因為當老師設計出一個問答題之後,無論是封閉型的問題(有標準答案)或是開放型的問答題(沒有標準答案),老師心理預設了一個或數個答案,但是當學生答出來答案(千萬不能忘了每一個後來的學生都是新世代的小孩,他們生活的世界和思維都是全新的),答案如果是老師預設答案之外,而且老師用專業判斷之後,覺得比自己預設的答案更好,通常老師很難不激動、不感動,因為學生的答案又回過來開闊了老師的觀念和視野。如此一來,師生便會一起成長。

4. 老師會從「停滯學習狀態」走向「終身持續成長」

傳統講述為主的老師大約十年教學會走向成熟,教學熱情卻可能會下探到谷底(這是我的觀察,當然未必對、未必準確,大家可以參照看看)。

我且以國、高中教學三年一輪為例說明,頭一輪教書,第一年到第三年,老師會很認真備課,戰戰兢兢,誠惶誠恐,一方面充實自己學術專業知識、一方面鍛鍊自己的口才和班級經營能力;到了第二輪,也就是第四年到第六年,備課時間可能只需要第一輪的一半不到,口才和班級經營能力也開始穩定下來(第一輪不好的地方可以在第二輪得到修正);到了第三輪,基本上,備課時間大幅度減少,甚至上課前只要瞄一眼即可,口才也已經越來越好,班級經營也漸上軌道;到了第四輪,也就是第十年,老師基本上不用備課了,連講笑話讓學生笑得東倒西歪,老師自己都不會笑了,班級經營也日漸上手。──這時候出現了一個驚人交叉,很可能老師連教科書都不看了,甚至連書都不看了。──倘若真是如此,意味著老師就會停滯在不再看教科書、不再看書的某一個時空點。──不幸的是,學生卻是不斷更新著,老師很可能會用某個停滯不動的時空點,一直面對全新世代的學生、教導他們,久而久之就可能會形成一個新、舊時空持續拉扯的衝突。(當然,這只是我的觀察,未必是對的。)

學思達迷人處就在於,當學思達老師要教學生自學、思考、表達,自己就必須先自學、思考和表達,一旦老師進入自學,設計問答題、製作學思達講義,老師必然就入搜尋資料、大量閱讀、文字註解、創造、思考、設計問題等自學過程,這些過程都讓老師不再只是「理解教科書」而已,而是「主導教科書」,而且會展現出教師強大的學術專業、學養、思考力和創造力,並且學思達講義會隨時學生的程度與反應、時代的發展、考試的變化、知識的推陳出新,而不斷更新與精進。換句話說,老師也會因為不斷修訂學思達講義而不斷精進與成長,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內在充滿動能和成就感。

成熟的學思達老師最明顯的特徵就是「熱情洋溢」,並且會「終身持續成長」,都和上述這些結構有關。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