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訓練學生自學

二、如何訓練學生自學
(一)學生不能自學的主因,以及因應之道。
在學校教育當中,學生不能自學的主因可能有以下幾點:

首先是老師只要在上課時全部採用單向講述方式,學生馬上失去自學的機會和時間(除非學生上課不聽老師講課)。──因此老師教學方式的改變,正是學生開始自學的重要關鍵。

其次,教科書的資料嚴重不足,也會成為學生自學的初始障礙。──因此,老師如何運用各種資源和工具,幫助學生順利自學,也成為老師在備課時的最重要核心考量。

再者,大多學生缺少自學的能力、自學的習慣和自學的效益。──因此老師必須意識到幫助學生訓練其自學能力、習慣,並同時提升其自學效益。

知道上述原因之後,學思達老師的因應之道便是:

1.將全部單向講述的教學方式,慢慢逐漸減少時間,最終轉向全自學的學思達模式,這樣學生在課堂上才能有越來越多的時間和機會可以展開自學。── 學思達的上課模式,一開始都是「自學」,主軸也是自學,所有上課流程:自學之後的「問題思考」、學生之間的「討論」、「發表」、「教師統整」,目的都是為了鞏固、強化和深化自學,培養出學生的自學能力、同時又提升自學效率、順便培養出各種多元能力。──只是一旦轉變單向講述教學之後,學思達老師接下來必須思考的便是:為什麼學生會願意自學(學生不是已經習慣被灌輸知識了嗎)?為什麼學生會有動力自學(自學不是很無聊嗎)?

2.教科書資料嚴重不足,老師便要用自己的專業與能力,判斷需不需要幫助學生順利自學。如果需要,老師需要結合哪些資源和工具,快速而高效地幫助學生自學;如果不需要,老師又必須判斷,這樣的自學障礙,需要花費學生多少時間去克服(學生有時間嗎?),克服的過程,可以訓練出學生何種能力?再者,同樣的訓練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頻繁的訓練嗎?──這些考量都是學思達老師在幫助學生展開自學時必須完整想到的。

3.學思達老師專注於「大多學生缺少自學的能力、自學的習慣和自學的效益」的現實,並且知道這是學生面向未來學習的關鍵能力之一,因此學思達老師願意殫思竭慮、結合專業、長期穩定而頻繁地訓練學生自學能力,讓學生不斷積累出越來越堅實的自學能力。

(二)老師如何幫助學生展開自學
如果我們把「自學能力的養成」當作教學主要目標與核心,自然而然就會轉向「以學生學習者為中心」,把教學的主體從老師身上轉向學生,不僅帶動著老師的教學方式改變,另一個關鍵的改變在我看來,是「教師專業的改變」。對學思達而言,所謂「以學生學習者為中心」的概念之所以能夠成立,其基礎是完全來自於「教師專業的展現、支持與引導」,兩者缺一不可。而這樣的結合,又完全指向通過老師的專業,不斷培養、累積、強化、增能學生的「自學」習慣與效能。

所以,當學思達老師要開始幫助學生自學,一開始就必須同時考量「學生」的幾個關鍵點:
1.學生當下學習的起始能力為何?(此點牽涉到講義製作時的難易度考量、以及資料補充的多寡考量。)
2.學生的自學能力與習慣為何?(此點牽涉到學思達流程的各種變化、增添與縮減,以及一開始的自學時間的長短抉擇。)
3.學生的專注時間為何?(此點牽涉到自學時間的長短,以及自學最長時間的判斷。)
4.如何驅動學生開始自學?(此點牽涉學思達流程的各種機制設計、以及講義的編寫思維。)

將上述思考濃縮成整體來看的話,就可以串成一個有機的運轉體。首先是,在課堂最容易驅動學生自學的關鍵,就是直接設法誘發學生的好奇心,學生的好奇心最簡單、快速被誘發起來的方法,就是老師直接反問學生問題,學生一旦接收到了問題,好奇心很容易就被誘發起來(好奇心是人類共有的天性)。學生的好奇心一旦因為問題本身而被誘發起來,便很想要知道問題的解答,老師便可以運用這個「求解」(渴望解答)的動力,轉向讓學生開始閱讀教科書或資料。──讓我們在這裡先停頓一下,讓學生直接閱讀教科書或資料,學生不一定能看得懂,所以老師就必須站在學生的角度重新審視教科書內容,有哪些地方是學生看不懂的,老師就必須判斷需不需要幫助學生看懂?透過甚麼樣的方式來幫助學生看懂(如補充註解、影片或親口說明)?或者需要提供給學生其他補助工具(更多書籍、平板、網路、教學影片)?然後又要幫學生想,學生有這些工具嗎?若有,應該如何善用?若無,應該如何幫助學生補足工具?或者,如何又其他方式替代?──這些都是老師必須幫助學生先預先設想好的。

當然,光靠「設計問題」和「補充足夠而完整的自學資料、影片或工具」,可能還不足以形成長期而穩定的自學動力,因此學思達又加入「分組」和「正向競爭」機制,分組可以讓學生有團隊合作、相互幫助、相互教導、相互討論,甚至程度好的學生教導程度弱的同學(當然,這是理想狀況,也是學思達成熟之後的真實景況。但邁向成熟之前,可能就會先遭遇到許多真實的困難點:學生不想自學,也不想討論、不想合作、甚至不願意教別人,或是教別人卻教不來、學不會,由此而逐漸產生的反彈,甚至會連動起更多同學、導師和家長一起反彈。──於是老師的事先說明、事間的應對姿態(薩提爾的重要性馬上就出現了)、事後的機制調整,就顯得非常重要);競爭,又可以讓學生產生另一股動力,特別之處在於學思達老師刻意將「競爭」與「分組」及「正向」結合在一起,讓學生進入團隊合作,同時也進入團隊競爭,不再只是單打獨鬥式的個人成績惡性競爭。學思達希望通過分組之後的「組內合作」(全組分數綁在一起,個人回答都代表全組分數)與「組間競爭」(組與組之間為競爭關係)刺激學習,全都是以「加分」為主,正向激勵,所有競爭最後都是通通有獎,口頭上的鼓勵、實質獎品,都是可以的,重點在於讓學生從中得到成就感,無論是團隊第一名或最後一名,都得到樂趣和成就。(當然,老師也可以根據對學生的判斷、以及自己的能力衡量,未必一定要加入「競爭」的機制,但如果教學現場無法調動起學生的學習動能,競爭的機制其實簡單有效,不妨一試。還有,學思達的競爭機制,到了最後調動起學生的自學能力與習慣,就變成可有可無了,最後還是可以消除競爭的機制。)

最後一個強化學生自學的動力,就是「隨意抽籤讓學生上台發表」的機制設計(要抽幾個人上台發表,完全由老師針對問題來決定,可以一個人、兩個人,也可以一組,甚至兩組、三組,根據問題的難易和種類來決定)。對學生而言,「隨意抽籤」意味著每個人都必須準備好,為什麼每個人都希望可以要準備好?因為「個人」就代表「全組」,個人的自學,經由全組的討論之後,個人的意見就有了全組的資源,個人就不再顯得孤單無助。

學思達的起始,就是透過學生的好奇心,主動探索,然後再結合小組間的討論與資源,最後再進行上台的同學、老師與全班同學之間的共同討論,周而復始地不斷回饋、刺激、重複、增強學生的自學能力。對學思達老師而言,正是透過一個又一個環環相扣的機制來強化學生自學:好奇心→設計問題(設計問答題)→補強學生不懂之處(講義或影片)→分組及正向競爭(分組活動、競爭機制的建立)→抽籤讓學生上台發表(老師的主持、追問、應對能力的強化)。

同時又考量到學生的專注時間有限、自學能力薄弱,於是通過學思達的五個流程(自學→思考→討論→發表→統整),不斷切換學生學習的樣貌,讓學生的學習樣貌可以多元,可以自主的動眼睛、動手腳、動身體、動嘴巴、動腦,不會流於單一呆板;因為學生自學能力薄弱,於是就開始切分知識點,一開始讓學生自學的範圍縮小、設計問題較簡單、題數較少,逐漸讓學生習慣自學之後,就可以加長自學範圍、增加問題難度、增加問題題數(甚至一個問題當中包含好幾個問題)。

也就是說,學思達老師的所有課程設計,都是建立在先認識清楚學生的現況、能力及特質基礎上來進行,所有機制都可以靈活調整和變化。一旦清楚瞭解學生的能力、特質和現況,就開始牽動著學思達老師的思索:應該如何設計問題(設計問答題的數量、難易,以及如何克服「學校的統一進度」)→如何補強學生自學時不懂之處(若需要講義或影片,講義如何用文字註解清楚?影片播放時間(課前?課中?課後?)老師播?還是學生回家自己看?需不需要老師口頭說明?)→如何分組及正向競爭(分組需要將學生分成幾個人一組?組內同學是程度相近同在一組較好?還是程度上中下都有同在一組較好?需不需要給學生競爭機制?若需要,競爭機制如何建立?分數要如何在課堂上呈現?競爭的評分表應該如何設計?如何結算競爭成果?需不需要口頭獎勵或獎品獎勵……)→抽籤讓學生上台發表(如何抽籤?個人籤之外,需不需要多製作團體籤?老師該如何主持、如何追問、如何應對?)。──這些過程都是有機的,不斷變化、不斷調整,也不斷精進。

以上是從學生的需求來說,但是身為老師,並不是只要滿足學生的需求而已,而是有自己專業的堅持、專業的考量,甚至是教育的理想與抱負。這也是學思達最強調的地方,雖然一開始是「以學生學習者為中心」,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教師的專業」,學思達老師去凸顯「自學」的重要,長期而頻繁、密集地、有效率地訓練學生自學,也是源自於老師的「教師專業」。
從教師專業的角度來看,學思達老師恆常考量的幾個重點在於:

1. 老師想訓練出學生何種能力
2. 花費時間成本
3. 達到何種效益
4. 如何評估效益

每一個老師對於想要訓練出學生何種能力,可說是因人而異,人言言殊,每一個學科強調的能力也都不一樣。學思達之迷人,之所以可以穿透到各個學科的主因就正在於,學思達提出一個基本能力訓練的觀念:自學、思考、表達。這三個能力恰恰是填鴨教育所不能訓練出來的,正好成為一個有別於填鴨教育的鮮明旗幟;但是學思達所打造出來的一個簡單教學模式和流程,恰恰好又可以透過教學方式的改變,讓老師們意識到學思達可以完成他們長久以來想要的改變,不但可以透過學思達教學流程本身就能訓練學生自學、閱讀、思考、討論、合作、分享知識、發表等等多元能力之外,也可以完成他們自身教學上的理想與期盼,其關鍵就是「設計問答題」加「講義補充資料」本身,「問答題」結合「補充資料」可以設計出各式各樣的能力訓練。例如:老師想要讓學生成績變好,就讓問題設計和講義內容的重心偏向考試;老師想要讓學生有行動力,就讓問題設計和講義內容的重心偏向任務型的實際活動;老師想要讓學生有國際觀,就讓問題設計和講義內容的重心偏向國際觀。──這樣大家應該很清楚了,為什麼學思達不怕課綱更動,也不怕談能力、談素養、談願景,是的,無論談如何,老師想要讓學生有□□,就讓問題設計和講義重心的重心偏向□□。

上面通通結合起來之後,每一個學思達流程、每一堂課,老師又必須仔細計較「時間成本」、「效益高低」,以及「評估效益」。

學思達老師剛開始,很快就會發現「時間成本」耗費驚人,因為學生不會自學、沒有自學習慣、自學速度慢、學生不會討論、學生不會上台發表,老師經常必須從頭開始教起(如果學生從小一就開始學思達訓練,就不會有這些困擾,而是可以持續精進、增強學思達的能力,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努力要讓學思達十二年一貫的主因,不需要重複浪費訓練的時間),一旦開始教學生這些能力,時間就會耗費許多,教學進度就會嚴重落後,但是同時間、同年級的老師可能已經教完了,這時候學思達老師常常會陷入焦慮慌張狀態。──先岔開談一下解決之道,一開始可以先不用全部學思達,而是每一堂課利用最後五到十分鐘,先讓學生嘗試一回完整的學思達流程。慢慢訓練之後,學生漸漸純熟,每堂課再增加一回,變成課後、課中兩回學思達流程,循序漸進,逐步訓練學生的自學習慣與能力,同時搭配著傳統的單向講述方式,讓統一教學進度不會造成老師和學生的壓力源。── 一旦學生培養出自學能力,教學進度就不會再是問題,因為學生的閱讀速度是老師講話速度的好幾倍,進度只會超前,不會落後,但是這個轉變和訓練的過程,通常需要數個月,常常會成為學思達老師最辛苦的階段。

這也是我演講時一直強調,學校段考範圍的重新調整(教科書直接更改那就更好了,直接從源頭改變起)。一般學校的段考範圍,基本上是以老師講話速度的極限來切作等分,而不是以學生的學習速度來切等分。如果每一個新學層(國小、國中、高中)的每一個新學期,第一次段考大幅度的減少授課內容,只為了希望培養出學生的自學、思考和表達能力,循序漸進,雖然一開始是落後傳統講述者所傳授的知識內容,但是學思達最大的特點是學生的學習速度會不斷增加,大約一年到一年半,就能趕上傳統講述所提供的知識內容,但是接下來的發展才驚人,學思達的學生會開始大量超前傳統講述者提供給學生的知識內容數倍、甚至數十倍,因為講述者的教學速度已經到達極限(講話速度有其極限,講太快,話會糾結在一起,學生不可能聽得清楚),但是自學的速度快過閱讀速度,而且可以繼續訓練、繼續增加。

學思達老師同時也注重效益的評估:成績和能力。

家長和學生當然在意「成績」,學思達老師如果要滿足學生對「成績」的期待,就把學思達的課程設計重心重新朝向「成績」即可,如果和過去老師本身的單向講述方式相比,或和同年級的單向講述老師相比,通常都可以看到持平或進步,甚至是最好的成績(如果成績下滑,顯示重心可以有誤)。注重成績的評估,表現在學思達講義上,就是老師用專業(注重時間成本和效率)來指引自學重點、挑選或設計選擇題評量題目(而不是任由學生考一張又一張坊間的考試卷,一課或一個單元,不需要考一張一百分的考卷,可能只要考幾題就好了),因為學生最後還是要面對選擇題的評量。

除了成績之外,學思達老師更在乎「能力」,只是能力指標或評量,在台灣並沒有統一、客觀又良好的評鑑方式。我一直覺得家長和學生之所以過度注重成績,台灣的「制式成績單」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家長和學生收到的成績單,上面大多只有學業成績,家長又看不到學生上課的實景(所以開放教室,歡迎家長來觀課多麼重要),每學期只能看到寫滿各科成績的成績單,卻要家長和學生不在乎成績,真的是強人所難。一旦學思達培養出學生各種能力,學思達的成績單便可以應運而生,第一張成績單就是學生各種能力指標「自學能力」、「思考能力」、「表達能力」、「合作能力」、「閱讀能力」、「理解能力」、「教導能力」、「團隊競爭能力」,最後一欄才是「學科成績」,詳見後面的傳統成績單。

為什麼傳統成績單改不過來,因為老師單向講述,這些學生綜合能力便很難培養起來,也就沒有甚麼必須需要更改了,但是只要教學方法改變,一旦學思達了,成績單就可以重新設計。──類似這樣的變化,很多看似堅固不可改變的東西,很奇妙地,學思達之後都會一個又一個開始改變起來。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