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辛萬苦的快樂>

(輝誠案,學思達最重要的貴人,方新舟董事長推薦序,謝謝方大哥。)

2018-01-12_16-08-44

方新舟(財團法人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在第二屆學思達亞洲區年會中,張輝誠老師問參加教育願景的幾位來賓,在 AI人工智慧的壓力下,教育應該往哪個方向走?

我請在場的七百位老師閉起眼睛,想像二〇五〇年的景象。為何是二〇五〇年?第一,現場大部分老師到那時已經超過六十五歲,開始依賴年金生活。更重要的是,今年進小學一年級的孩子,在二〇五〇年時四十歲,他們受過完整的十二年國民義務教育,進入社會服務十多年,是社會中堅、國家棟樑,但是他們的工作卻極可能被人工智慧、機器人取代。屆時,全世界人口會從現在的七十五億成長到九十八億,世界會變得又熱又平又擠 。而臺灣人口會從現在的二千三百萬減少為二千萬,六十五歲以上人口佔三五%,人口結構呈倒三角形,能做事賺錢的人不到一半,即使沒有發生大災難像地震或戰爭,大家今天含淚接受的年金制度也會破產。

我相信很多人在想像這景象時,會為自己、為下一代緊張。我們確實應該很緊張,而且應該立即採取行動。畢竟臺灣沒有任何天然資源,在大環境變化這麼大這麼快的情況下,我們唯一能依賴的是用教育開發每一個人的腦礦,讓臺灣渡過難關。教育的本質,不就是希望一代能比一代好嗎?

但這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我們只要看幾個統計數字,無論是實質工資或會考成績,就知道我們花很多錢在教育上,但是並沒有產生應有的成效。這問題錯綜複雜,尤其在多元民主的社會,各方利益團體各據山頭,爭論不休,難有共識。

我個人認為,問題的癥結只有一點:政府效能太低,拿不出辦法解決教育投資不彰的問題。政府早就在說高齡化少子化是臺灣的國安危機,但是我們做了哪些事來降低危機呢?當人工智慧機器人兵臨城下,而我們還在用填鴨式教育教死書,未來還有希望嗎?

幸好近年有幾位老師不怕別人指指點點,也不怕被貼「造神」的標籤,勇敢地站出來大力推廣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翻轉教育,讓新的學與教模式由下而上遍地開花。其中以張輝誠老師所創的「學思達創新教學法」最受到肯定。究其原因,我認為是因為學思達跟近代腦科學所發現的有效學習方法緊密結合,因此能適用最多學科,效果最好。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看Coursera上的一門課:「學習如何學習」(Learning how to learn),就知道學思達方法是符合現代科學方法的。

輝誠老師在上一本書《學思達:張輝誠的翻轉實踐》談了很多學思達的理念,以及學思達教師們的實踐成果,帶動很多老師及家長的興趣。但是很多老師很掙扎。他們看了書、觀過課,內心非常嚮往能用學思達教他們的學生,但是他們找不到時間來刻意練習。偶爾鼓起勇氣嘗試,因為沒有人可以現場指導,怕失敗、怕耽擱學生學習,熱情很快就消失,又退回到自己不喜歡的填鴨式教學。

輝誠老師的這本新書《學思達增能:張輝誠的創新教學心法》,就是為了協助老師在有限時間內,儘速跨過學習障礙,成為學思達的專業教練。誠如輝誠老師在書中所言:「臺灣任何創新教學,如果迴避了成績的競爭,也就迴避了傳統講述的明星老師、甚至是補習班所能創造出的好成績挑戰,這樣就很難從根本上改變臺灣教育」。

雖然我衷心期望這本書能協助很多老師很快地翻轉,不過以目前體制,我覺得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我想起北一女孫譽真老師告訴我的地球生物演化史:三十八億年前地球上幾乎沒有氧氣,這時藍綠菌可能就已經存在,默默地利用陽光能量,把水分子轉化成氧氣,釋放出氫離子與二氧化碳結合成醣類,成為地球生態系的重要生產者。十幾億年過去,藍綠菌產出的氧氣在大氣中積累了足夠的濃度、產生了隔絕有害紫外線的臭氧層,於是生物爆發性的演化,也才會有今天的人類。更有意思的是,有些藍綠菌被真核細胞所吞喫,成為了光合作用植物裡的葉綠體,直到今天仍在以各種樣貌寧靜地進行大氣改造。

老師就像藍綠菌,我們每一位都發揮光合作用,改變學生,學生也吸收了我們的文化及價值觀,在未來的某一代學生將會改變臺灣。這不是科學神話。大家只要看到翻轉成功的學思達老師,他們各個精神抖擻,像布農族歌謠〈負重歌〉裡說的:「縱然汗流浹背,千辛萬苦,我的心裡卻非常快樂。」謹以此向輝誠老師和所有實踐翻轉教育的老師們致敬!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4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