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教師:「曾有一個二年級的學生拿槍指著我,我很慶幸我沒有配槍。」

美國教師:「曾有一個二年級的學生拿槍指著我,我很慶幸我沒有配槍。」

作者:親子天下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截至今年3月底,美國已經發生了18起校園槍擊事件。美國總統川普表示「教師應配槍」,引起社會譁然、師生反彈。一名大學教師投書媒體,寫下自己如何化解被小二學生在課堂上用槍指著的經驗,她寫道:「我慶幸我沒有配槍。」

作者:曾多聞

3月24日全美學生發起「為我們的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呼籲嚴控槍枝。羅文大學(Rowan University)助理教授珍妮佛·芮琪(Jennifer Rich)則投書《華盛頓郵報》,寫下自己18年前,曾被小二學生用槍指著的經驗。

芮琪剛開始教書時,是一個小學老師。那時候精靈寶可夢(Pokémon)遊戲卡很風行,孩子們經常帶著遊戲卡到學校,在下課時間交換。有一天,一個二年級的男孩一直在課堂上玩遊戲卡。警告了他兩次以後,芮琪告訴這孩子,要暫時沒收他的遊戲卡直到放學。這孩子說:「我不管。我有槍,我會打死妳。」然後從抽屜裡掏出槍來,指著芮琪。

「我想像,在川普總統的『教師配槍』政策下,會發生什麼事?」芮琪在投書中寫道:「我能想像出兩種情況。第一,我可能是那20%受過訓練的配槍教師。然後我會掏出我的槍來指著那學生。在那種情況下,我很可能會打死他。或者,我沒有配槍,但學校裡有受過訓練的佩槍教師。我會發出求救,然後幾秒鐘內就會有一個持槍的大人進入我的教室。他會看到一個西語裔學生拿槍指著一個白人女性教師,他會看到一班嚇壞了的孩子,然後那個持槍的孩子很可能會被打死。」

不論是哪種情況,不論那持槍的孩子是被打死還是被打傷,「我都會失去孩子們對我的信任。我會變成他們畏懼的對象。」她寫道。

然而,當天在教室裡發生了什麼事呢?那是18年前,科倫拜高中事件還沒發生,校園槍擊事件還不像今天這樣普遍。

當年的芮琪,走向那個經常咧嘴笑的男孩,用一手扶住他的臉頰,鎮定的說:「噢,親愛的,你不會想那麼做的。」另一手握住槍柄,把槍拿起來。芮琪打電話給辦公室,有一位老師迅速趕來支援。之後芮琪才知道3件事:第一、那把槍是那孩子的爸爸的。第二、槍裡沒有裝子彈。第三、那孩子是在模仿他爸爸威脅他媽媽的樣子。

校園裡,最不需要的就是槍

18年後的現在,芮琪是教育系的助理教授,她教育未來的老師。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每個學期都會發生校園槍擊案。芮琪會告訴他們這個故事,告訴他們應對這種情形,怎麼跟小學生討論槍擊案。

「我的學生個個充滿希望,風趣、聰明、有愛心,急於要成為最好的老師。將來他們會遇到吃不飽的學生,無家可歸的學生,受家暴虐待的學生。他們會遇到家長離婚的學生,正在適應新手足的學生,經歷過災難、疾病、霸凌的學生。他們每年要幫助25個孩子學習閱讀,算數,學習花兒是怎麼長大的,學習如何成為社會的一份子。他們的學生當中,有些會需要心理方面的幫助,有些會需要特別的注意。學生就像我們的家人,有些家人需要額外的幫助。」

芮琪鼓勵她的學生去辯論,去思考,去學習應對這些艱難狀況的策略:「我們要讓每個孩子覺得自己特別,覺得自己被重視,覺得自己很安全。」而要做到這些,絕對不需要的東西就是槍。

「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槍--」在投書的最後,芮琪寫道:「因為我們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去取一條性命,也因為那只會擊碎教室裡師生間的信任。」

延伸閱讀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